中國石油和化學(xué)工業(yè)聯(lián)合會(huì )主辦
注冊 登錄】 網(wǎng)站地圖 收藏本站 聯(lián)系我們
返回網(wǎng)站首頁(yè)
menu
首 頁(yè)
資訊
數據
政策
技術(shù)
咨詢(xún)
項目
市場(chǎng)
專(zhuān)家
企業(yè)
會(huì )展
招聘
管理咨詢(xún)
《中國煤化工》
menu
 當前位置:首頁(yè)  > 專(zhuān)家觀(guān)點(diǎn)  > 詳細內容
劉中民:能源變革護航“雙碳”之路
作者: | 來(lái)源:國家煤化工網(wǎng) | 時(shí)間:2023-08-02

推進(jìn)能源革命,護航“雙碳”之路。甲醇制烯烴技術(shù)的創(chuàng )新與普及給大眾生活帶來(lái)什么影響?如何提高科研成果轉化率,助力實(shí)現“雙碳”目標?針對以上相關(guān)問(wèn)題,人民網(wǎng)專(zhuān)訪(fǎng)了中國工程院院士、中國科學(xué)院大連化學(xué)物理研究所所長(cháng)劉中民。


主持人:720日,中央宣傳部等六部門(mén)向全社會(huì )公開(kāi)發(fā)布2022年“最美科技工作者”先進(jìn)事跡,您獲得了這一稱(chēng)號,有什么感受?

劉中民:我們的研究并不是一個(gè)人能完成的。我認為,這不僅僅是對我個(gè)人的表彰,更是對我們團隊所做工作的認可。要勇于創(chuàng )新,堅持正確的研究方向。我們的研究面向國家的重大需求,能夠服務(wù)于國家的能源戰略,最終取得成果,得到普遍認可,才能獲得這樣的稱(chēng)號。這說(shuō)明我們的路線(xiàn)大方向是正確的。

幾十年來(lái)堅持一個(gè)方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甲醇制烯烴技術(shù)發(fā)展到現在已經(jīng)經(jīng)歷多次更新迭代了,在技術(shù)路線(xiàn)的選擇上,要勇于創(chuàng )新,堅持大方向。

主持人:您帶領(lǐng)團隊開(kāi)發(fā)出甲醇制烯烴技術(shù),于2010年在世界上首次實(shí)現煤制烯烴工業(yè)化,這項科研成果對能源安全有什么重要的意義?該技術(shù)的創(chuàng )新和普及會(huì )給我們的生活帶來(lái)哪些影響?

劉中民:我們處于油氣時(shí)代,石油的發(fā)現和利用給人類(lèi)文明帶來(lái)很大進(jìn)步。它的產(chǎn)品有兩類(lèi):一類(lèi)是和能源有關(guān)的油品,例如用于汽車(chē)、飛機、坦克的燃料油。還有一類(lèi)是塑料制品等各種有機產(chǎn)品,它無(wú)處不在,和我們的日常生活密切相關(guān)。塑料分為好幾類(lèi),其中有一類(lèi)叫聚烯烴,其主要成分是烯烴。我們國家在發(fā)展過(guò)程中也需要這種基礎化工原料,烯烴生產(chǎn)的主要技術(shù)路線(xiàn)都是依靠石油的。但我們石油總產(chǎn)量不夠,只能逐漸增加進(jìn)口量,這是有一定風(fēng)險的。所以,要立足于自己的資源,開(kāi)辟新的技術(shù)路線(xiàn)。我們國家煤炭資源相對豐富,用煤炭做出實(shí)用性產(chǎn)品是我們的研究方向。從烯烴這個(gè)方向來(lái)看,從煤炭到烯烴要分好幾步,首先將煤炭變?yōu)槊簹,然后再變成甲醇,這部分已經(jīng)完成工業(yè)化,最難的一步是把甲醇變?yōu)橐蚁┖捅,我們幾十年?lái)就是研究這一件事。2010年在世界上首次實(shí)現煤制烯烴工業(yè)化,正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結果。

主持人:近年來(lái),我國能源資源供需環(huán)境和安全環(huán)境發(fā)生了重大變化。如何看待當前以及未來(lái)一段時(shí)期我國面臨的能源安全形勢?

劉中民:國家要發(fā)展,要建設現代化的產(chǎn)業(yè)和國家,要實(shí)現民族振興,一定與我們的物質(zhì)基礎和工業(yè)水平有關(guān)。實(shí)體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需要依靠資源,從安全的角度來(lái)說(shuō),如果我國石油進(jìn)口的依存度過(guò)高,會(huì )帶來(lái)一定風(fēng)險。一旦進(jìn)口石油不順暢,會(huì )造成一系列產(chǎn)業(yè)鏈的風(fēng)險。所以,對于能源領(lǐng)域,我們既要發(fā)展,也要守住安全底線(xiàn)。

主持人:科研工作者應該如何提高科研成果轉化率,助力實(shí)現“雙碳”目標?

劉中民:“雙碳”是一件大事,是一項牽涉到國家永續發(fā)展的系統性工作。我們現在面臨的一些現象還是有改進(jìn)的余地,比如說(shuō)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面臨的技術(shù)供需矛盾,這就涉及科技成果轉化的問(wèn)題。我認為,重要的是要做對事、真做事。做對事,大方向要符合國家需求。真做事,要往實(shí)用的角度做,而不是淺嘗輒止。除此之外,科研人員要想著(zhù)把成果轉化落地,不但要把事做好,還需要廣泛的合作。

現實(shí)情況下存在科研和產(chǎn)業(yè)“兩張皮”的問(wèn)題,這也是科研成果能否快速轉化為生產(chǎn)力的關(guān)鍵。好的成果從來(lái)不愁轉化。一方面成果本身要成套化,科研成果并不是單個(gè)科學(xué)家或者一個(gè)小團隊能做成的,所以我剛才強調合作很重要。另一方面要做對事。在加強基礎研究的同時(shí),要讓大量的科研人員切實(shí)地做真正社會(huì )需求的研究工作。

主持人:作為新時(shí)代科學(xué)家的代表,您未來(lái)在能源領(lǐng)域的研究方向是什么?

劉中民:作為一名科學(xué)工作者,我們都有義務(wù)和責任為國家建設服務(wù),這就涉及我們需要做什么、應該做什么的問(wèn)題。我們團隊正在關(guān)注煤化工、石油化工怎么協(xié)調發(fā)展的問(wèn)題。所以,我們最近在做利用煤化工的基礎產(chǎn)品和石油化工的基礎原料進(jìn)行耦合的研究。舉例來(lái)說(shuō),我國現在的烯烴工業(yè)主要通過(guò)石腦油高溫裂解,能耗很高,副產(chǎn)物的甲烷產(chǎn)量也很高。我們做的甲醇制烯烴技術(shù)是強放熱,反應溫度較石腦油高溫裂解低很多。我們正在研究一個(gè)技術(shù),把甲醇和石腦油兩種原料混合起來(lái),做到自熱平衡,可以將整個(gè)過(guò)程的能耗至少降低三分之一。除此之外,我們也希望通過(guò)甲醇和石腦油的耦合做烯烴、芳烴,讓煤化工、石油化工聯(lián)動(dòng),為國家產(chǎn)業(yè)升級提供新技術(shù)、新機會(huì )。


 資訊搜索
   
 推薦資訊